【我們該做的,不是一直去反對,那些我們終於還是反對不了的事情】

轉載 反服貿-非常中肯

反服貿學生佔領立院,每天不停高喊:「退回服貿、退回服貿。」

在支持反服貿浪潮中,公開支持服貿協議顯得需要極大勇氣。

一名長期居住大陸工作的台幹胡※民,在臉書寫下,抗議服貿的人天真的以為說,只要拒絕服貿,就可以拒絕大陸以商逼攻,

「事實上,大陸早就具備“以商逼政”的所有條件了,一樣都不缺」。


「當這個世界容不得你說『不要』的時候,你該做的,不是躺在地下耍賴,而是必須要思考,應對的策略是什麼?」

有網友在底下讚聲留言:
「寫得太好了!駡人比較容易,面對人生真實的挑戰需要勇氣與能力。一般人都選容易的!」


以下是全文內容

【我們該做的,不是一直去反對,那些我們終於還是反對不了的事情】

你或許會說,為什麼我在大陸,天天看到這些報導,我不生氣?是不是我他媽賣台?是不是我是漢奸?

首先,我想說的是,如果你今天才知道大陸媒體有這種報導,那你根本不配在這裡談什麼兩岸關係,你該做的,是虛心的學習,弄清楚兩岸關係到今天的來龍去脈。蔣經國時期,李登輝時期,陳水扁時期,直到現在馬英九時期的兩岸關係。


你還要找懶人包?那你根本不配談公民責任。

現在的國際事實就是,中華人民共和國,地球上最大的國際組織聯合國的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,宣布對台灣擁有主權,而受到全球95%以上的國家支持,包括你覺得是靠山的美國,喜歡台灣的日本,還有來自星星的韓國。

既然這是國際普遍公認的事實,中共的官方媒體這樣寫,基本上就不能算錯,那有什麼氣好生的?

你看的不舒服,是因為台灣的媒體、台灣的政客,沒有肩膀沒有種,把這些事實講出來提醒你。

這十年以來,台灣民眾就是受到一遍一遍的催眠,聽著床邊故事集,以為台灣人可以自己決定前途,台灣人可以選擇要或不要跟中國統一,台灣人可以一高興就「走出去」….

很遺憾的,除非付出極為高昂的代價,我要說,極為高昂。如果你受不了前夜60幾位學生掛彩,覺得那「好血腥、好暴力」;如果你覺得,死了一個下士,這麼的難以承受,那麼,你真的接受不了這麼高昂的代價,遠超過你的想像。

我看到很多朋友說,這是「台灣人要站起來的時刻」,但站起來之前,我只說一句,你對於台灣未來前途的看法,跟你父母一樣嗎?跟你巷口賣早餐的伯伯一樣嗎?

那些對22K心存不滿的年輕人們,如果面子跟肚子,兩種只能選一種,你是要面子,還是要肚子?

我想大多數人一定同意:台灣人不願意只要肚子飽飽,而失去主權;台灣人也不願意窮的只剩下主權。

那這事情可就難辦了:今天最有希望讓你賺的很爽的人,就是最想要剝奪你的主權的人。

對,我必須讓你很清醒的認識,全球所有的市場,沒有一個比得上中國大陸,可以讓你用相對最少的成本,賺到你感到很滿意的收入。更何況,你的英文又不怎麼樣。

於是,許多在大陸工作的台灣人,每天都必須接受「中國台灣」的國籍,每天都看著簡體字,打開電視,看著由八路軍把日本人趕跑的各種抗日神劇,偶爾提到1949年以前的「民國時期」….甚至對於未曾到過台灣一遊的人們來說,他們完完全全不知道,原來台灣掛著是中華民國103年的月曆。

這是他們所受的教育,就像是我們小時候看的課本,三民主義統一中國,只是他們教另外一種版本。

當然我們後來的課本改了,但是他們的沒改。所以,現在的大陸民眾,有什麼樣的意識型態,是他們無法改變的,你去抱怨他們,根本不公平。因為他們沒有讀過你讀的課本。

當然我說意識型態無法改變,其實是不對的。互聯網讓大陸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中國共產黨政府在這點上的確挺帶種,雖然屏蔽了部分國外的網站,雖然設立了網路監管的各種機制,但你想想,十幾億人口在網路上交換想法、交換各地發生的事情,足以讓共產黨各種想要運用公權力屏蔽事實的努力,顧此失彼。於是,逐漸的,大陸的網路上出現兩種極端的人群,一種叫做「公知」,公共知識分子也。一種叫做「五毛」,起源來自,部分中共宣傳機關聘用網路寫手,回一條微博,五毛人民幣。

公知,發現並檢討目前中國大陸在體制上的各種缺陷並攻擊之,偶爾引用並傳播美國或台灣的先進典範,例如台灣可以常常上街散步,總統可以直選等等。

五毛,除了謾罵之外的,其賢者,認為現在的問題都是在改革開放中劇烈進步所不可避免的,需要強而有力的中央政府才能快刀斬亂麻的解決問題,推動建設,偶爾引用並傳播世界或台灣的糟糕案例,例如台灣選了總統又吵著要罷免,學生進攻行政院等等。

我在大陸幾年,我微博就玩了幾年。所以我是兩邊關注的對象,關注我的對象,完全是不同的兩群人。

常常我覺得我就像個 Router,在兩個 Subnet 之間翻譯封包,傳遞不同觀念的解讀。

這種事情我幹了到今天第六年。

所以我比較深刻的理解,兩岸的人們,雖然都說中文,雖然都用差不多的字體,但由於教育背景、宗教信仰、生活習慣以致於政治制度,你以為你聽的懂他們在說什麼,事實上,你完全不懂。

兩岸的距離,遠遠比你想像中的更遠。

所以我學到很多很重要的新觀念,其中一個,就是一定要把「中國政府」與「大陸民眾」清楚的切割開來。

中國政府=中國共產黨,其實也正在逐漸面臨改革的壓力,包括當前整肅貪官污吏的動作不可謂不大;而大陸民眾,尤其是許多受過良好教育的中上層白領,他們是會思考的,他們對當前的體制也並不是十分滿意,但他們普遍都愛國,希望中國強大。

其中一部分大陸朋友拜近年來兩岸開放交流之賜,有機會來到台灣,開始了解他們教科書與官媒宣傳之外的台灣,網路上開始了「保護中華民族最後一塊淨土」的呼聲,「公知」的舵手之一,青年作家韓寒,寫了一篇膾炙人口的「太平洋之風」,另一位知名「公知」媒體人李承鵬,為文稱讚台灣的垃圾分類與乾淨街道;許多人開始了解,如果他們不喜歡眼前的日子,為什麼要台灣人民去過跟他們一樣的日子?

許多人也同意,改變台灣現況,對中國也不是很有利。

 

許多人更站在傳統文化與習俗的保護角度,認為最好現在別去染指這個保存了中華文化的諾亞方舟。

 

深化兩岸交流,促進相互理解,這條路是台灣唯一的,可行的,和平的救贖之路。

有大陸的朋友翻牆看到我FB的文章,很驚訝的問我說,這些台灣人都不知道嗎?

我很誠實的跟他們說,是的,大多數的台灣人都不知道,現在的中國已經有多強大。

台灣媒體一向都沒有全球觀,對於中國在區域影響力的崛起,基本是毫無概念。

對於中國與巴基斯坦鐵哥們的關係以牽制印度,對於中國在中亞諸國的拉攏要構建21世紀的新絲路,對於中國與俄羅斯背靠背的隱性聯盟與歐盟加美國的勢力抗衡,對於越南的收編以擴大在東亞國協的影響力(而歐巴馬缺席),對於日本的實質性經濟封鎖造成日本整體性經濟衰退,甚至是強大的美利堅合眾國在這個地球上最大的債主….

對於這些全球經濟激烈競合的現況,連大學生都沒有自己的想法。現在,在服貿爭議中,我發現,連台灣最高學術殿堂,台大經濟系主任的程度,也不過如此。感覺好黑暗。

所以,我一點都不奇怪,現在這些抗議的群眾,就像是吵著「反黑箱」,其實根本是之前毫不關心,突然之間,這麼多事實排山倒海的灌進來,無論是用偏頗的或是真實的,肯定讓很多人難以接受,怎麼這個世界變成這樣。

最基本的,就是抗議服貿的人,連WTO也不清楚,連台灣有義務要對大陸開放服務業也不知道,連大陸早已經控制住台灣經濟命脈的這個事實都完完全全沒概念,還在天真的以為說,只要拒絕服貿,就可以拒絕大陸「以商逼政」。

事實上,大陸早就具備「以商逼政」的所有條件了,一樣都不缺。

服貿,只是處理最後也最難的一部分,就是台灣的人心。

這樣你可以發現,台灣民眾多天真可愛,局勢已經到了如此,竟然他們還想把時鐘撥回去。

如果你又要說這是馬英九賣國什麼的,請自行去搜索,陳水扁執政時期,台灣對大陸的貿易數字增長情形。

不簽服貿,中國大陸根本就一點都不會痛!

我必須要說,我還是要說,可愛的台灣朋友們,大陸民眾如果需要高品質的手機,他不必買HTC,他可以買三星Note3,現在他們還可以買小米,但總是搶不到,因為聽說台灣人也在搶;他們不一定要喝85度C,因為他們有COSTA;他們不一定要去7-11或全家,因為他們有羅森….族繁不及被載。

總之我要告訴你的一點,台灣沒有一樣是大陸不可或缺的東西。

如果有,別的國家的生意人,會用最快速度跑步上前,奉上更好的替代品,取悅中國市場。

因為這是一個GDP年成長率7% 的,有著13億人口的偉大(又可怕)的市場。那麼是不是我們就該投降?就該等著直到掛上五星旗的那一天?

我還是希望,兩岸不會走上這種令人不愉快的結局,除非,中國的政治體制,轉變的跟台灣一樣,除非….

這也可以列很多項,但都是我們單方面的美好願望。

我們只能說,現在的中南海,很好,他並不急於用武力或激進的力量去處理這件事情。於是我們有點時間,可以去改變一些事情,這才是台灣應該要集中全力聚焦的唯一活路。

如果我們天真的以為打上一仗,就像是八二三砲戰一樣,讓中共的軍事力量止步於台灣海峽。但是,現在連美國最天真的軍事專家,都不會做出這麼樂觀的推測。

我只想跟你分享,為什麼我這些與你不同的想法,是根基於什麼樣的背景知識,又來自於什麼樣不同的生活體驗。

於是,我用跟你不同的眼光去看待ECFA,去看待服貿協議。

你以為大陸有錢人蜂擁著要進台灣?
對不起,他們真看不上台灣破舊狹小的房子。許多大陸觀光客來到台灣,都下了建國北路交流道,他們還在問「台北到了沒」,因為他們不相信,這個比福州廈門都還不如的地方,是他們憧憬很久的台北;他們首選紐西蘭,加拿大也不錯,不過加拿大前些日子暫停了來自中國的投資移民,有4萬5千名有錢不得了的人,感到難過。

他們急著要把小孩送到台灣念書?
對不起,請問台灣大學在全球排第幾?一位微軟的技術愛好者,我們的最有價值專家MVP,馮同學,上個月剛剛拿到 9 份美國名校的研究生Offer,包括CMU、MIT、加州柏克萊分校、哥倫比亞大學,然後跟我們討論,他覺得聖地牙哥的風景比較美麗。

美國名校早就展開了中國優秀學生的競爭,他們希望把最好的人才留在美國。

微軟中國校園招聘,有來自這些全球名校的MBA,他們的起跑點是Level 61。

我有許多台灣微軟的同事,你們應該知道這代表什麼意義。而這些年輕人才不到 26 歲。

我希望我的朋友們,是基於一些事實來去看待服貿問題,不是激情,不是衝撞,而是經過思考後的智慧,與無比的彈性。當這個世界容不得你說「不要」的時候,你該做的,不是躺在地下耍賴,而是必須要思考,應對的策略是什麼。

我也不知道什麼是最好的答案,但是我在中國大陸工作,我每天都在觀察、學習、思考,讓自己找到生存的路,也希望,如果有可能,影響更多的台灣人,一起找到,我們共同的活路。

真妮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